招商宏观谢亚轩:LPR的国际对比与中国实践 有何不同?

摘要

从国际经验来看,全球多个经济体曾推行且目前仍应用着名称各异、定价形式不同、应用范围不同的LPR机制。

  核心观点:

  利率“两轨”的存在,导致我国央行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效率受到明显抑制。人民银行于8月17日发布公告明确了新的LPR形成机制并宣布将于8月20日起开始实施新方案。本次LPR机制改革的要点主要包括:明确LPR采用在MLF利率(以1年期为主)上加点的方式进行报价;报价行由10家扩容至18家,并且采用算术平均计算;增加5年期以上的期限品种;新老划断以确保平稳过渡;将LPR应用情况及贷款利率竞争行为纳入MPA考核。

  从国际经验来看,全球多个经济体曾推行且目前仍应用着名称各异、定价形式不同、应用范围不同的LPR机制:

  首先,各经济体推出LPR的背景不同。美国与日本的LPR着重为商业银行提供利差保护,以为经济复苏提供稳定的金融支持;而印度与中国香港的LPR机制则主要受到金融自由化的影响,更注重市场效率的提高,也与我国当前的背景更为相似;

  其次,LPR的定价方式不尽相同。美国当前的LPR报价稳定于联邦基金目标利率+300bp,我国新的LPR定价方式也采取了类似方案;而日本与印度LPR的定价方式则更多考虑商业银行自身的各项成本。且需要注意到的是,各国LPR机制在建立之后并非一成不变。

  最后,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之下,LPR将作为过渡性工具满足阶段性需求,最终LPR的应用范围可能逐步缩小至中小企业贷款以及个人业务,特别是大型企业贷款定价基准则将逐步向市场利率靠拢。

  综合来看,我们认为本次利率并轨改革对于降低社会整体的实际融资成本仍将起到一定作用。除了“降成本”政策意图的进一步强化之外,还有助于打破此前存在的隐性贷款利率下限,这对于风险相对较小、议价能力较强的大企业而言更为有利。而对于风险相对较高、议价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而言可能仍将面临“融资贵”甚至加剧其“融资难”,降低其实际融资成本还需要其他结构性政策的配合。对于本次利率并轨的实施效果,本月20日首次报价便是一个较好的观察窗口,8月16日MLF与LPR、贷款基准利率9折之间的差距分别为101bp、61bp。

  而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本次利率并轨的影响可能更加直接,由于1年期MLF利率成为LPR的新“锚”,市场对于后续央行操作政策利率下降的预期可能将有所加强,这对于权益以及债券市场的影响均偏积极。

  以下为正文内容:

  由于存贷款基准利率以及市场利率“两轨”的存在,我国央行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效率受到明显抑制,各市场利率之间也呈现出明显的分割状态。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背景之下,利率并轨以及新“锚”LPR(贷款基准利率)被监管方以及资本市场寄予厚望,而早在2018年一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便首次提出“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的说法,此后市场对于利率并轨、LPR等话题的讨论日益热烈。

  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利率并轨提出了更加具体的方案之后,人民银行随后于次日发布公告明确了新的LPR形成机制并宣布将于8月20日起开始实施新方案,利率并轨正式落地,且推进速度快于市场此前的预期。

  在本篇专题报告之中,我们将在研究分析LPR的国际经验以及中国实践的基础之上,研判我国本次利率并轨改革的潜在影响。

  一、 LPR的国际经验

  从国际经验来看,全球多个经济体曾推行且目前仍应用着名称各异、定价形式不同、应用范围不同的LPR机制,而LPR以及类似基准利率的推出与不断完善,有着不同的时代背景与政策考虑,在下表中我们梳理了美国、日本、印度、中国香港等4个经济体推行应用LPR的国际经验。

  从以上对比情况来看,有以下几个简单的经验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