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宏观姜超:居民财富向金融资产增配将是大趋势

摘要

优化资本市场制度可以助力新兴产业,新兴产业发展又带来大量投资机会,给股市长期向好奠定基础,有助于吸引居民增加金融资产配置。随着告别全民炒房时代,居民财富向金融资产增配将是大趋势!

  摘要

  我国居民财富配置的现状。我们估算,截至2018年末我国居民的总资产规模达465万亿元和银行代客理财分别占金融资产的14%与13%,其他类型金融资产规模占比偏低,股票资产规模约占居民金融资产的6.3%、仅占居民总资产的1.9%。

  我国居民财富配置的演变。从存量看,我国居民资产中的房地产占比一直高于金融资产,两者差距呈收窄趋势。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金融市场发展和资产配置意识提升,居民金融资产占比整体趋升、地产占比趋降,但15年来房地产在居民资产中的占比小幅回升。从增量看,并非每一年的居民新增资产都是房地产占大多数。2014年居民新增金融资产占新增总资产的55%,超过新增房地产的占比。对比14年和13年新增资产的结构,房地产比重下降了约22个百分点,减少的部分基本流向了金融市场相关领域。居民对金融资产的配置受到金融市场表现的影响。14年股市经历大牛市,上证综指涨幅超过50%,居民持有股票的财富市值明显提升,同时也吸引了居民将更多资金配置到金融市场相关的资产。13年后,居民对房地产的配置主要受房价上涨和预期的影响。随着人口因素对地产的拉动减弱,房价涨幅对居民配置房地产更有领先意义,房价上涨预期引导了居民配置房地产的行为。15年开始新一轮房价大幅上涨,导致了16年后居民财富中房地产比例的再度回升。

  其他国家居民的财富配置。美国:金融资产占七成,多为股票和保险。2018年美国居民资产超过七成为金融资产,居民财富中,股票和投资基金占32%,保险与养老金占23%,而房地产仅占24%。80年代前后,美国居民在资产配置选择上发生明显变化,从房产逐渐转向股票、基金等金融资产。80年代美股进入了一轮长牛,股价上涨使居民原本持有的资产升值,而赚钱效应更吸引资金入市带来新增配置。日本:地产占比降低,青睐低风险资产。目前日本居民也配置了超过六成的金融资产,其中有一半为现金与存款。90年代以来,日本居民的资产配置偏好从房地产转向金融资产。房价下跌使得居民非金融资产大幅缩水、并减少新增配置,同时日本股市震荡下跌,叠加长期低通胀甚至通缩环境,导致居民更青睐低风险资产,17年居民财富中现金和存款的比重比94年高10个百分点,近年日本股市有所回升,居民配置的股票和投资基金占比也相应提高。韩国:房地产配置仍高,与高房价有关。韩国居民财富中配置的非金融资产比重高于金融资产,其中房地产配置比重约四成。居民持有土地与房屋资产占比较高,与韩国房价持续上涨有关,2000年以来韩国房价持续上涨,到今年已翻了一倍。

  告别全民炒房,增配金融资产。我国居民财富过于集中在房地产,金融资产只占30%,主因股票和基金、保险和养老金比例偏低,这几类资产合计仅占居民总资产的8%,而韩、日、美这一比例分别为20%、30%和56%。从国内外经验看,居民财富配置的结构受到市场表现和经济环境的影响,直接原因是各类资产的收益率,而追根究底则要看政策方向与经济增长模式。我们认为,未来我国居民资产中房地产的比例仍将趋降。一方面,人口红利见顶,住房刚需下滑,另一方面,经济不再过度依赖地产刺激、房价涨幅也回归合理区间。今年上半年70城二手住宅价格指数仅涨2.2%,远低于其他代表性资产涨幅,居民对地产配置将更加理性。同时,居民对金融资产配置的提升依然可期。优化资本市场制度可以助力新兴产业,新兴产业发展又带来大量投资机会,给股市长期向好奠定基础,有助于吸引居民增加金融资产配置。随着告别全民炒房时代,居民财富向金融资产增配将是大趋势!

  1。 我国居民财富配置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