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刘锋、章俊等六位首席纵论四季度中国经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投资和消费政策要精准发力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日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三季度,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初显。四季度,随着国外圣诞和国内消费旺季的到来,内外需可能会有小幅改善。接下来,政府需要采取有效措施稳定市场预期,保持形成整体性、系统性影响的时期,销量难有回升。消费品制造业行业集中度低、市场竞价激烈,当前形势下不具备全面提价的市场基础,消费品价格难以大幅上涨,下游行业利润将进一步承压。

  9月27日,中国人民政策委员会例会添加了“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的政策要求,引起市场关注。

  “8月份信贷增速已降至2020年1月份水平,并有继续下降趋势,稳信贷或将成为主要政策导向。”连平认为,一方面,要把服务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利用好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适当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四季度可进行置换性降准

  “预计4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会明显上升。”9月29日,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促进中小企业融资政策力度可能加大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四个方面:疫情反弹显著拖累消费和服务业;原材料涨价阻碍中下游生产;能耗双控硬约束限制工业产能;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压制投资意愿。”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四季度存四方面压力,财政货币政策须给力

  “四季度,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会有所回升。”红塔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预测。

  对此,李奇霖从四个角度予以分析:第一,房地产投资下行压力逐渐加大。受房地产监控政策影响,近几个月房地产销售大幅下滑。而销售下滑叠加外部融资受限等因素,使得房企资金压力增大,减少拿地和新开工,如近期二次土拍多地出现大规模流拍等现象。销售下滑、房企拿地动力不足均预示后续房地产投资会继续下行。

  第二,上半年多地能耗不达标,所以近期多地开始限产限电。在这一大环境下,部分企业的生产会受到影响,且影响四季度工业生产。

  第三,国内消费缓慢恢复,四季度节假日增多,历来也是居民消费旺季,但需要警惕疫情零散发生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如目前部分城市居民因疫情外出消费受限。

  第四,结构性通胀短期较难缓解,因为限产、部分大宗商品进口受限等原因,大宗商品供给端弹性较弱,短期PPI维持高位,而因为缺乏消费支撑,国内CPI难以出现明显反弹,这会使得PPI与CPI的差距维持高位,结构性通胀缓解需要时间。

  谈及四季度宏观政策的发力点,李奇霖认为,第一,货币政策可能会发力。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21年第三季度例会,再次提到了要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此前,央行也推出了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政策,可以看到政策面目前是想要稳住信贷增速。而且,四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上结构性通胀对中下游以及小微企业造成了较大的成本压力,预计后续可能会有降准操作。

  “第二,财政政策发力新基建。”李奇霖进一步解释,目前,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进度在60%左右,依旧慢于往年节奏,但是近期专项债的发行进度有所加快,预计后续会进一步提速。考虑到旧基建优质项目不足,后续财政资金更可能会发力新基建,如9月初召开的2021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提到,“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预计后续随着地方债发行规模的增加,基建类支出增速有望随之提升,从而助力基建投资回升,托底经济增速。

  展望明年中国经济走势,李奇霖表示,全球以及国内疫情的演变是明年经济增长最主要的不确定事件,局部疫情出现的次数及严重程度将会对明年全年经济增速和节奏产生显著影响。今年,国内疫情零星反复,这对中国经济特别是消费以及线下服务业的修复造成了巨大影响。而目前全球疫情依旧处于高峰,同时疫苗接种错位,发展中国家疫苗接种在明年也很难实现全体免疫,在此情况下,明年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依旧存在。

  “明年基建会提前发力。”李奇霖进一步分析称,今年9月份,国家发改委表态,要高质量做好明年专项债券项目准备,加快推进项目前期工作,争取明年专项债券早发行、早使用、及早形成实物工作量。另外,政策面也多次提到要做好跨周期政策设计,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预计今年末到明年初基建会开始发力。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